朝美来者都是客 韩国做东难做主

  新华社北京2月8日电(国际观察)朝美来者都是客 韩国做东难做主

  新华社记者杜白羽

  朝鲜外务省官员8日在回答朝中社记者提问时表示,“朝鲜从未乞求过与美国对话,今后也不会”,强调朝鲜代表团访韩单纯是为参加比赛和祝愿冬奥会成功举办,强调“不想也没有必要将体育盛会用于政治”。

  此前,东道主韩国一直期待以冬奥会为契机,通过南北对话促成朝美对话。而朝方的这一表态似乎给出了否定的回答。赴韩参会之前,朝鲜释放和平暖意的同时,明确“体育是体育、政治是政治”的态度,而美国则继续摆出强硬施压、咄咄逼人的架势,这让东道主韩国在同胞与同盟之间犯了难。

  朝鲜:刚柔并济发起和平攻势

  美国副总统彭斯8日抵达韩国。此前他强硬表态称,要警惕朝鲜借机“绑架”冬奥会。但朝鲜率先亮明不想对话的态度,强调在美国不改变敌朝政策的情况下朝鲜不会为对话而对话。

  朝鲜此番派团赴韩前,对美冷淡,对韩和善。

  朝鲜先是公布将由朝鲜宪法规定的国家元首、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率团访韩,展现出对韩国的高度重视。韩国政府对此表示热烈欢迎,提出将为金永南提供元首级礼宾待遇。

  朝鲜7日又公布高级别代表团另外三名成员名单,包括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胞妹、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这将是金与正首次亮相国际舞台。韩方高度重视并满怀期待,认为这体现出朝方缓和半岛紧张局势的意愿和诚意。

  韩国世宗研究所统一战略研究室室长郑成长对新华社记者说,虽然朝鲜代表团团长由位高权重的金永南担任,但其实金与正“分量更重”。他说,金与正访韩,或许“可为促成日后第三次南北领导人峰会发挥重要作用,即促成文在寅总统与金正恩委员长面对面会谈”。

  韩国:谨慎平衡仍然左右为难

  先前,韩国努力推动朝鲜派团参加冬奥会;而当朝鲜真要参会时,韩国又为诸事犯难。

  一方面,韩国需在安排朝鲜参会相关事宜时兼顾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制裁决议;另一方面,韩国又要在朝美间谨慎权衡,同胞同盟的心思都得顾及。此外,冬奥会终究是一场全球盛会,韩国还得巧妙做好半岛政治与体育氛围的切割。

  对韩国来说,来者都是客,但“接待”工作不轻松。例如,朝方7日请求韩方向朝鲜艺术团搭乘的“万景峰92”号邮轮提供燃料援助,韩方为此犯了难,因为援助燃油违反相关制裁或招致美国抵触。

  在韩国内部,“亲美”和“亲朝”思潮正在分化韩国社会和民意。

  韩国亲美保守人士表示,朝鲜在冬奥会开幕前一天阅兵,开幕式上双方仍共同入场,政府过分强调“和平冬奥”反倒让朝鲜“喧宾夺主”。支持政府的人士则表示,应以冬奥会为契机,营造和平和解氛围,朝着无核化对话方向努力。

  韩国政府希望借冬奥会发挥在半岛事务中的主导作用,但如何弥合朝美意见鸿沟,赢得多数民众支持,考验着文在寅的智慧。

  美国:坚持强硬继续咄咄逼人

  从特朗普和彭斯最近一系列表态来看,美国态度依然强硬,继续索要朝鲜诚意,逼朝鲜单方面让步,达到美国的对话标准。

  而美国驻韩大使人选的波折,也映射出冬奥会前美国半岛问题政策的不可预测。

  美国驻韩大使职位空缺已长达一年。白宫先前考虑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顾问车维德出任驻韩大使并在冬奥会前赴任,但后来又撤销提名。车维德一直被认为是对朝强硬派,但这一次对美方代号“血鼻”的对朝先发制人打击方案持反对意见。韩国媒体和政府官员由此担心,特朗普政府的对朝政策或将更加强硬。

  美国态度的变量,令美朝韩三方在冬奥会赛场外的表现更难预测。文在寅政府希望以朝韩对话为契机,促成朝美对话;而朝鲜只与韩国谈合作,不肯接触美国,拒绝触碰无核化议题;一旦平昌奥运会期间朝美关系没有进展,韩国将面对美方要求继续军演的头疼问题。届时,文在寅政府将不得不在同盟与同胞间二选一。(完)

点击查看专题

朝鲜宣布中止16日朝韩高级别会谈

  新华社平壤5月16日电(记者程大雨 吴强)朝中社16日凌晨报道说,鉴于韩国与美国近日开展针对朝鲜的大规模联合军演等挑衅与对抗行为,朝鲜不得不中止原定于16日举行的北南高级别会谈,而美国也应对提上日程的朝美首脑会晤的命运三思。

  报道说,韩美从11日开始在韩国全境开展了大规模联合空中作战演习。此次演习是对《板门店宣言》的“挑战”,是与朝鲜半岛形势背道而驰的“军事挑衅”。

  报道说,在韩国采取盲目的侵朝战争演习和对抗做法的险恶形势下,朝鲜不得不中止原本预计于16日举行的北南高级别会谈。刚迈出第一步的北南关系面临困难和障碍,责任完全在于韩国政府。美国也应对提上日程的朝美首脑会晤的命运三思。朝鲜将密切关注美韩今后的态度。

  4月27日,朝韩领导人在板门店举行会晤并签署《板门店宣言》,就改善双边关系、实现半岛无核化与持久和平达成共识。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10日宣布,他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会晤将于6月12日在新加坡举行。

专访:韩国靠开放与创新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访韩国现代经济研究院专家韩载振

  新华社首尔6月17日电 专访:韩国靠开放与创新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访韩国现代经济研究院专家韩载振

  新华社记者陆睿

  如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是全球发展中经济体集体面临的挑战。而创造“汉江奇迹”的韩国是为数不多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跻身高收入国家的经济体。韩国现代经济研究院新兴市场部部长韩载振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开放市场和产业创新是帮助韩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

  “中等收入陷阱”是世界银行总结归纳的一个经济现象,即在人均国民收入达到3000美元后,许多国家便陷入经济增长停滞期。据韩国央行统计,韩国2018年人均国民收入达3.13万美元,已成为名副其实的高收入国家。

  韩载振说:“韩国经济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腾飞,那时主要以投资和出口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引擎。但随着人均国民收入突破1万美元,更需要关注的是如何实现经济增长从高速度向高质量转变。”

  他表示,韩国前总统朴正熙执政时期,韩国政府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促进了大规模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为经济飞跃式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但在经济形态成熟并形成一定规模后,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就应更多依靠开放市场和创新。

  韩载振表示,要打造开放市场,鼓励民间投资和消费很关键;另一大关键是积极培育创新型企业,实现产业结构的创新升级。他说:“虽然韩国在20世纪末经历了严重金融危机,但幸运的是从以上两大方面找到了推动经济持续发展的动力。”

  1997年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一度重挫韩国经济,并引发人们对此前发展模式的反思。韩载振说,得益于产业结构调整、开放市场和减少限制、帮助民营企业发展,韩国经济重新焕发活力并重回正轨。“我认为这是韩国能成功躲避‘中等收入陷阱’的最根本原因。”

  但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成为高收入国家后,并不意味着韩国经济就安全了。韩载振说,虽然目前韩国人均国民收入已超过3万美元,早已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但出口占韩国经济的比重仍超过服务业。

  他强调说,韩国经济仍须继续推进结构调整,否则很难说将来会面临什么样的其他经济困境或陷阱。

  谈及中国时,韩载振认为,当前不用对“中等收入陷阱”太过担心。因为中国经济体量十分巨大,而且正在集中精力推动企业创新发展;同时,中国在深化对外开放方面也不断做出新努力。

  他强调,不能仅通过经济增速来判断中国是否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关键要看结构转型。现在中国正在朝着成为消费大国的方向努力。只要中国继续维持稳定的经济增长势头,促进创新驱动的增长模式,培育健全的消费市场,就大可不必担心跌落“中等收入陷阱”。

韩国敦促日本撤回“经济报复”措施

  新华社首尔7月2日电(记者陆睿 耿学鹏)韩国外交部2日表示,韩国政府对日本日前宣布将加强对出口韩国的半导体材料进行管控表示严重关切,并敦促日方撤回这一措施。

  韩国外交部发言人当天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日方这一措施为韩日关系带来消极影响,韩方对此表示遗憾。同时,韩国政府正在分析该措施将对韩经济产生的影响,并计划与相关企业合作制定应对方案。

  日本经济产业省1日宣布,将对出口韩国的半导体材料加强审查与管控,并将韩国排除在贸易“白色清单”之外。据悉,此次限制向韩国出口的半导体材料主要是用于有机EL面板生产的氟聚酰亚胺、抗蚀剂和高纯度氟化氢。它们是智能手机、芯片等产业中的重要原材料。

  此前,日本经济产业省制定出用于出口高科技产品及武器的安全保障贸易友好对象国清单,亦称“白色清单”,日本可以通过相对简化的手续向“白色清单”中的对象国出口产品。

  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长官成允模1日表示,这是韩国大法院对“强征劳工索赔案”做出判决之后,日本政府对韩国进行的“经济报复”措施,韩方将采取包括诉诸世界贸易组织在内的反制措施予以应对。

  1日下午,韩国外交部第一次官赵世暎还召见日本驻韩国大使长岭安政,对日方的“经济报复”措施提出抗议。

  韩国舆论认为,日本将韩日间的外交问题扩大至经贸领域,加剧了韩日两国的紧张关系。业界人士认为,虽然日本的限制措施短期内将对韩国半导体生产线带来负面影响,但此举也将影响日本的半导体产业。

韩国禁止2.7万余辆宝马问题车上路行驶

  新华社首尔8月14日电(记者田明 耿学鹏)韩国国土交通部14日表示,已要求各级地方政府禁止尚未召回的2.7万余辆存在起火隐患的宝马汽车上路行驶。

  据当地媒体报道,今年以来,宝马在韩国销售的汽车不断出现起火事故,累计已达近40起,引发民众不安。在国土交通部要求下,宝马韩国公司7月26日宣布召回问题车辆并对其实施紧急安全诊断,共涉及42款车型、10.6万辆汽车。

  但国土交通部长官金贤美14日说,截至当地时间13日24时(北京时间23时),仍有2.7万余辆问题车车主未接受召回。

  金贤美表示,为此,按照有关车辆管理的法律规定,国土交通部要求各级地方政府在辖区内下达“停驾令”,禁止未经排查起火隐患的宝马问题车辆上路行驶,问题车车主在接到“停驾令”后,必须立即安排车辆接受紧急安全诊断,否则不得以任何理由驾车上路。

  金贤美同时要求宝马公司本着负责任的态度,努力确保问题车辆全部接受安全诊断,并就外界指责其轻视、回避有关问题的行为,面向韩国社会做出明确答复。

中国留学及就业展览会在首尔举行

  新华社首尔8月18日电(记者宗巍 耿学鹏)2018年中国留学及就业展览会18日在首尔举行,20多所中国高校和多家中国企业参展,向韩国学生和家长介绍留学和就业相关信息。

  这次展览会由汉语水平考试韩国事务局、首尔孔子学院和中国国家汉办汉考国际联合主办,参展单位包括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吉林大学等高校,以及中国银行、中国南方航空等中国企业。

  中国驻韩国大使馆教育参赞力洪在展览会开幕式上说,教育交流在中韩友好交往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中韩目前各有大约7万名来自对方国家的留学生,互为第一大留学生来源国。

  从上午开始,到各家单位展台前咨询的韩国学生便络绎不绝,有的展台前排起长队。主办方预计,本次展会将吸引3000至4000名韩国学生和家长参加。

  中国人民大学展台一名工作人员说,在该校约1500名国际学生中,韩国留学生有将近一半,这次学校带来了几百份介绍材料。到展台帮忙的人民大学韩国留学生朴弘修说,身边很多朋友对去中国留学感兴趣,他本人希望结束本科学习后继续在中国深造。

  展览会上还举办了中国留学及就业座谈会、中国高校说明会等活动,围绕入学手续、办理签证、申请奖学金等留学事宜,向参会者提供相关信息。

  首尔孔子学院院长、韩国成均馆大学中文系教授李浚植说,随着两国交流密切,韩国对优秀“中国通”人才需求量增大。本次展览会旨在为韩国的汉语学习者提供一个跟中国知名院校面对面交流的平台。他说,许多韩国学生去中国留学的目的不仅仅是学习中文,还要学习理工、经济等专业,这也成为韩国人赴华留学的一个新趋势。

  当天上午,在展览会的同一栋大楼内还举行了汉语水平考试,约3000人参加。据悉,当天韩国全境有20多个考场举办汉语水平考试,共有1.3万人参加。参加展览会的中国国家汉办汉考负责人介绍,2017年全球共有约80万人参加了汉语水平考试,其中韩国应试人数超过16万人。

韩国这样管网游:半夜不让玩 花钱设上限转移注意力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加速到来以及网络游戏产业爆发式发展,如何防止游戏沉迷,特别是让作为“数字原生代”的青少年群体适度玩网游,已成为世界性难题。作为网络游戏产业大国,韩国为防止游戏沉迷,从政府到社会,从强制措施到鼓励项目,多措并举。

  据韩国文化内容振兴院和教育开发院今年3月发布的“2017游戏沉迷综合实态调查”结果显示,韩国441所小学、初中、高中近12.7万名学生中,0.7%为“过度沉迷者”,1.9%为“沉迷危险者”(较2016年增加0.1%)。综合来看,年龄越低,对网络游戏的自制能力越低。

  为限制青少年深夜上网打游戏,“防沉迷制度”是韩国最具代表性的限制措施。目前,韩国实施强制性和选择性防沉迷制度。2011年4月,韩国国会通过了限制青少年深夜上网打游戏的《青少年保护法》修订案,俗称“灰姑娘法”。同年11月,由女性家族部推进落实“强制熔断制度”,强制游戏发行商在晚上12时至早上6时停止向未满16岁的未成年人提供互联网游戏服务。2012年7月,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出台“选择熔断制度”,与女性家族部推出的强制性方式不同,更重视父母与子女共同制定合适的游戏时间,即游戏运营企业必须限制未成年的游戏时间,有未成年会员加入游戏测服时,需要得到父母等法定代理人的同意。

  此外,韩国还对网络游戏消费额度进行限制。成人和青少年在线网游的月结费用上限分别为50万韩元(约合3000元人民币)和7万韩元(约合420元),网页游戏的月结费用上限分别为30万韩元(约合1800元)和5万韩元(约合300元),网页游戏日损失额若超过10万韩元(约合600元),将被禁止游戏24小时。

  除了强制手段,韩国还以丰富活动帮助和鼓励“数字原生代”转移对网络、游戏等的注意力。如在韩国全罗北道茂朱郡,运营着一座名为“国立青少年网络梦想村”的电子产品戒毒所,旨在提供零电子产品、无网络的环境,通过美术治疗、舞台剧演出、前途教育等,帮助互联网环境下成长的青少年摆脱“数字控”生活。

  韩国在做好青少年防沉迷措施的同时,也依靠成熟的游戏产业政策和专业人才培养模式,推进网络游戏产业化和职业化发展。自2001年开始,韩国文化产业振兴院每年发布“韩国游戏产业白皮书”,举办各种研究论坛,为游戏企业提供海内外游戏产业相关信息。2015年,韩国政府首次提出发展地方游戏产业的计划,并针对不同地区的特点,设定了游戏产业相关发展方案。(驻韩国记者 陈尚文)

朝韩举行劳动者统一足球赛

  新华社平壤8月13日电(记者程大雨)据朝中社13日报道,为履行《板门店宣言》,北南劳动者统一足球赛11日在韩国首尔举行。

  报道说,比赛在朝鲜职业总同盟建设劳动者队和韩国工会总联盟队、朝鲜职业总同盟轻工业劳动者队和韩国全国民主工会总联盟队之间进行。

  报道说,选手们进入赛场时,观众热烈欢迎。每当选手们展现精彩比赛场面时,观众席上都会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中国电影常设电影院釜山馆举行开馆仪式

  新华社韩国釜山7月24日电(记者陆睿 耿学鹏)中国电影常设电影院釜山馆开馆仪式23日在韩国釜山电影殿堂小剧场举行。

  中国驻釜山总领事郭鹏、中国驻韩国大使馆文化参赞兼首尔中国文化中心主任张中华、釜山电影殿堂代表理事崔镇化出席开馆仪式,200余名釜山市民也前来参加。

  郭鹏在致辞中说,釜山国际电影节是釜山的城市名片,多年来电影殿堂作为电影节的主会场,为亚洲电影走向世界提供了重要平台。今天,中国电影常设电影院釜山馆在此成立,不仅能向韩国岭南地区民众介绍中国的影视作品和发展面貌,也将进一步加强中韩地方城市的电影文化交流,拉动电影产业合作,增进民间友好情谊。

  崔镇化说,釜山电影殿堂从成立之初就致力于推动韩中文化交流。中国电影常设电影院釜山馆成立后,将通过定期放映中国电影帮助釜山市民了解中国文化,促进两国文化交流。

  开馆仪式上,首尔中国文化中心与釜山电影殿堂签订了合作协议。根据协议,釜山馆每月将在电影殿堂小剧场上映两部中国电影。开馆仪式结束后,放映了开馆影片中国电影《霸王别姬》。

  中国电影常设电影院是首尔中国文化中心于2016年4月创办的。该项目由韩国本地文化机构提供场地和运营团队,首尔中国文化中心提供电影上映片源,开辟常设专用场馆定期上映中国优秀电影。

  中国电影常设电影院釜山馆是继首尔和仁川之后在韩国开设的第三家常设电影院,也是目前场馆面积最大、设施最完备的一家。据悉,首尔中国文化中心还计划在韩国光州、济州岛等地开设更多的中国电影常设电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