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亲路很艰难,但仍要坚持走下去——探访乌干达比迪·比迪难民营

  新华社内罗毕6月20日电 通讯:寻亲路很艰难,但仍要坚持走下去——探访乌干达比迪·比迪难民营

  新华社记者王腾

  乌干达目前正值雨季,日前记者驱车艰难行驶在泥泞的道路上,前往比迪·比迪难民营。道路两旁围满了好奇的孩子,17岁的罗丝远远地站在树下张望。时至今日,她与父母分离已近3年。

  “妈妈在哪里?”

  时钟拨回到3年前。2016年7月,南苏丹爆发新的武装冲突。

  枪声响起时,罗丝正在位于南苏丹耶伊市的乡村学校上课,她跑进灌木丛,度过一个不眠夜后,便开始踏上逃往乌干达的旅程。

  联合国难民署的数据显示,自2013年南苏丹内战以来,已有超过1.7万名未成年人在没有父母陪伴的情况下进入乌干达。小罗丝便是其中之一。

  140公里的路,罗丝走了5天,饿了就上树摘芒果,困了就席地而睡。她穿过森林、翻过山岭,路上还会看见死难者遗体,终于到达乌干达北部的“新家”——比迪·比迪难民营。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饿。”罗丝这样回忆自己的逃难历程。采访过程中,罗丝声音纤细,很少与人直视。

  罗丝的养母珍妮弗·尤布告诉记者,像大多数南苏丹人一样,罗丝的父母没有手机,仅有的信息是姓名和住址,在持续动荡的南苏丹,这让罗丝的寻亲之路举步维艰。

  尤布现年68岁,同样来自南苏丹。6年前,她的子女在战争中遇难。在难民营,孤苦一人的尤布收养了罗丝,两人相依为命。

  “她现在就是我的孩子,我送她上学、教她做饭,希望减少她痛苦的回忆。”尤布说。时至今日,罗丝依然时常因噩梦而哭醒,有时醒来她会问,“妈妈在哪里?”

  追寻者

  在比迪·比迪难民营,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来自不同的非营利组织,却有一个共同的名字:追寻者。他们的使命,就是帮助难民寻亲。

  27岁的奥古斯丁·索罗巴就是其中一员。他曾被南苏丹士兵绑架,在逃离南苏丹5个月后,终于和家人在比迪·比迪重逢。

  “我永远不会忘记战争以及与亲人分离带来的痛苦。从2017年起,我加入‘追寻者’的行列。”索罗巴说。作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他负责在自己居住的地区查找举目无亲的儿童,并张贴海报、开通热线,帮助他们寻回亲人。

  乌干达总理办公室工作人员吉尔贝特·阿库玛说,比迪·比迪是全非洲最大难民营之一,迄今已接收超过23万名难民,帮助他们寻亲绝非易事。

  “难民众多、信息缺失、资金不足,都是困难,有时即使你已知道结果,也未必忍心告诉孩子们。”另一名“追寻者”马丁·奥克万古告诉记者。

  14岁的尤申迪是奥克万古的帮助对象。两年前,尤申迪和母亲从饱受战乱困扰的刚果民主共和国逃离,途中遇到武装人员追赶,尤申迪匆忙中跌入火堆,与母亲失散。

  如今,尤申迪身体已康复,并在养父母照料下生活。奥克万古告诉记者,每次看到日渐开朗的尤申迪,都不知该怎样开口,因为他的母亲已经离世。

  远方的家

  相比罗丝和尤申迪,24岁的基拉无疑是幸运的。从南苏丹逃至乌干达的她,1年前已同母亲和祖母重聚。

  基拉告诉记者,2016年她孤身一人逃难,与母亲及祖母失去联络。在红十字会“追寻者”的帮助下,她用了快两年时间,终于在乌干达先后寻找到了母亲和祖母。

  “祖母已经90岁了,真没想到我们还能相见。”忆及重逢,基拉难掩激动。

  如今,基拉不仅在比迪·比迪为母亲和祖母修建了新房,还在难民营义务开设课堂,但她心里最牵挂的依然是远方的家,“我的故乡每天都有人死于战火,而我每天都在祈祷,希望有一天能回到和平的家。”

  南苏丹于2011年独立。自2013年年底开始,南苏丹总统基尔和前第一副总统马沙尔之间的权力纷争引发全国范围的武装冲突。2016年4月,两派共同参与组建民族团结过渡政府,但双方军队同年7月再次发生激烈冲突,马沙尔逃离首都朱巴。

  2018年9月,南苏丹冲突各方在埃塞俄比亚签署和平协议。如今,国内武装冲突已有所减少,基拉又看到了希望:“雨季总会过去的,太阳还会升起。”

特写:石榴花终于迎来回归的主人

  新华社叙利亚巴尔米拉6月29日电 特写:石榴花终于迎来回归的主人

  新华社记者汪健 郑一晗

  29日正午,哈立德·拉希德院里的石榴花明艳艳地开着,一如往年此时。过去4年里,它们开了又谢,无人理睬。如今,它们终于迎来回归的主人。

  哈立德的家位于叙利亚中部霍姆斯省的巴尔米拉,紧邻举世闻名的巴尔米拉古城。灰白色的居民区内,椰枣树、橄榄树带来点点绿意,与不远处的千年古城遗址相互守望。

  2015年5月,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攻占巴尔米拉,哈立德一家被迫离开家乡。“有一天,我们正在家中,突然外面枪声大作。走出家门,只看到一张张陌生的脸。”哈立德说。接着,当地居民纷纷外逃。

  出逃的哈立德一家本以为不久就能返回家乡,但没想到流离之路足足走了4年。从38岁到42岁,他带着家人四处辗转。他们首先来到距巴尔米拉约70公里的苏赫奈镇,又在“伊斯兰国”占领那里后前往霍姆斯东部沙漠地带,直至到达叙利亚与约旦边境地区的鲁克班难民营。

  难民营里,哈立德种菜、做饼,尽一切努力维持生计。“那里的生活非常悲惨,还好我们挺了过来。”据他讲述,不少难民营居民因生活所迫或加入当地武装,或从事非法交易。

  自战争爆发以来,已造成超过1100万叙利亚人——该国战前人口的一半以上逃离家园,有的甚至逃往国外。国土以外,他们被称作难民;国土之内,他们则背井离乡。无论何处,他们都面临着相似的处境:没有尊严地活着。

  因美军驻军和当地反对派武装长期封锁,联合国和叙利亚政府的救援车队常常无法进入鲁克班难民营,高温、食品和饮用水紧缺、医疗条件恶劣等因素导致难民营人道状况持续恶化。哈立德一家只好再次迁徙至大马士革东北方向的杜迈尔镇,而后再搬到霍姆斯市郊的哈斯亚镇。

  2017年,叙政府军二度夺回对巴尔米拉的控制权。此后,“伊斯兰国”在多方打击下节节败退。面对难以负担的房租和挑剔的房东,哈立德终于决定返回家乡。

  带着妻子和孩子,以及仅剩的一袋大饼,哈立德同记者于近日回到了巴尔米拉。居民区街巷内,碎石瓦砾遍地,车辆难行。很多房子的门窗都被卸去,他的宅院也不例外。走进院门,院内的石榴树、无花果树因无人修剪枝条垂地,成熟后跌落的果实烂在土里。房屋内部陈设完全被毁,一堆堆棉被、衣物、瓢盆被弃置在院中。

  他走近一棵果树,轻抚着垂落的树枝。“这是我母亲当年种的……”他喃喃道。

  尽管房屋内的状况还无法居住,哈立德还是决定搬回来。“状况也没有那么差。”他计划先遮起墙洞、门窗,搬来一些家具,再从有水电供应的区域接入管线。显然,这是一项长期工作。

  “我又回来了!自己的村庄、自己的房子,没有租金压力,也没有房东的抱怨,”哈立德坐在郁郁葱葱的石榴树下说道,带着期待,“希望每一个叙利亚人都能带着尊严与和平回到自己的家园,重建自己的生活。”

联合国儿基会呼吁为叙利亚霍尔难民营儿童提供人道援助

  新华社联合国7月17日电(记者王建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基会)17日发表声明说,叙利亚东北部的霍尔难民营人道主义局势严峻,儿基会呼呼各方关注霍尔难民营约4.9万名儿童的遭遇,并为他们提供必要的人道援助。

  声明说,霍尔难民营里目前至少有7万名难民和流离失所者,他们来自叙利亚、伊拉克等国,其中约有4.9万人是儿童,“他们从严重冲突中死里逃生,并亲眼目睹了外界难以想象的暴行”。

  声明还说,营地中还有不少儿童因被视为所谓“极端分子的儿女”,遭到歧视,被原籍国视为安全威胁,他们目前急需保护和照顾,目前正值酷暑时节,他们需要紧急援助才能生存下去。

  儿基会驻叙利亚代表艾奎扎日前考察了霍尔难民营。他说,霍尔难民营成千上万的儿童从未享受过美好的童年生活,他们应该得到最大程度的保护、关注和照顾。

  儿基会表示,目前该机构正与合作伙伴共同努力,为霍尔难民营的儿童提供紧急救助,但面对巨大的需求,儿基会希望国际社会积极介入。

叙利亚政府呼吁叙约边境难民返乡

  新华社大马士革2月28日电  据叙利亚通讯社2月28日报道,叙利亚政府呼吁叙利亚和约旦边境鲁克班干难民营的叙利亚难民返回家园,并承诺为难民回归提供交通方面的“一切便利”。

  叙通社援引叙外交部消息报道,叙利亚欢迎所有难民返乡,也会为保障难民安全、有尊严地返回“承担起一切责任”。

  鲁克班干难民营位于叙利亚东南部的叙约边境地区,美军在其附近的坦夫地区设有训练叙反政府武装的基地。目前该难民营收容约5万叙利亚难民。

  联合国曾多次呼吁各方为改善鲁克班干难民营的人道主义状况做出努力。联合国与叙利亚红新月会此前已合作向鲁克班干难民营派出两支人道主义救援车队。

  今年2月,叙利亚、俄罗斯宣布开设两条人道主义通道,供鲁克班干难民营难民撤离到叙其他地区。

俄叙指责美国破坏对叙难民的救援行动

  新华社莫斯科3月7日电(记者李奥)俄罗斯和叙利亚两国的“叙利亚难民返乡”跨部门协调指挥部6日发表联合声明,指责美国破坏对叙利亚与约旦边境地区鲁克班干难民营内叙难民的救援行动。

  鲁克班干难民营位于叙利亚东南部的叙约边境地区,美军在其附近的坦夫地区设有训练叙反政府武装的基地。目前该难民营收容约5万名叙利亚难民。

  通过俄国防部网站发表的这份联合声明说,在坦夫地区的美军没有保障救援车队安全无障碍地通行其控制区域,实际上是破坏了对鲁克班干难民营内叙难民的救援行动。

  声明还说,鲁克班干难民营内的武装组织为美国控制,叙难民被这些组织劫持,在此情况下将无法针对难民继续组织救援行动。俄叙双方呼吁美方向人道主义救援车队提供保证,使其安全通行坦夫地区。

  另据俄罗斯外交部网站6日发布的公告,俄外长拉夫罗夫当天在访问科威特期间表示,鲁克班干难民营内的难民目前无法从该地撤出,这种情况引人猜测,美国意在利用该难民营继续保持其在叙境内的非法存在。

  联合国曾多次呼吁各方努力改善鲁克班干难民营的人道主义状况。联合国与叙利亚红新月会已合作向该难民营派出两支人道主义救援车队。叙利亚和俄罗斯上月宣布开设两条人道主义通道,供该难民营难民撤离到叙其他地区。